峄阳雨清

听风听雨 观云观月

【蔺靖】田园将芜(十三)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

………………………………………………………………………………………………

田园将芜(十三)红梅白雪

手机发文,链接有空一起弄,前文请戳tag。








从金陵到琅琊山,快马半月,蔺晨只跑了十天。

一进山,人便倒在了山脚的青石阶上。

仿佛真的像几年前晏老和荀珍料定一样。

也就是今年的事了 。

岁末,琅琊山落了第一场雪时,蔺母走了。

棺木是十年前备下的,本以为当年就会用上,却等到如今。

人葬在了红梅树下。

蔺母说,想看明岁红梅盛开的模样。

红梅和白雪,必定是胜景。







蔺晨的母亲,不是老阁主的妻,无名无分。

蔺老阁主也没有妻。

蔺母自知寿短。

名分一物,生前桎梏自己,死后连累鳏夫。要之何用。

蔺母潇洒,生死齐一。

蔺老不羁,放浪形骸。

蔺晨像二人,又不像。








贞平十四年立春后,萧景琰收到了蔺晨的信。

是萧景琰去医馆时晏老转交的。

天冷风寒。

萧景琰坐在医馆里廊下,风卷着手里的信纸。

蔺晨只说了守丧服制,不能通信,然后又谈了不少乡间趣闻,顺带抱怨了老阁主诸事不问,只全部交给他,天地良心云云。

萧景琰捏着信,心里眼里都是湿湿的。






正月十三,金陵大雪仍不断。

连下了几日雪,灯会就这么停了。

可节还是要过。

晋阳姑姑吩咐林殊给宫里递信,教景琰来吃浮元子。

静嫔一向随和,只叮咛不要领殊弟玩雪,给两人都系好斗篷,才让他俩上了小轿。






“真真冻死人了。”

林殊在院里堆了个大雪人,嚷嚷着跳进屋里。

“你摸摸,手都没了。”

萧景琰伸手捂住林殊的手:“真是像冰一样。”

林殊眼神一闪,凉手塞进了萧景琰衣领。

直冻得萧景琰嗷嗷的。

晋阳得了消息过来时,恰好制止了一场小型的雪仗。






林殊发上沾了不少雪,抖一抖都是雪花。

萧景琰吃了好大一块雪,冻得牙疼。

晋阳一面吩咐侍婢擦干净两人,一面教再端个火炉,直叨念着祖宗。

林殊伸手扯了扯萧景琰的衣角。

萧景琰捧着碗浮元子团在火炉旁。

“雪好吃吗?”

萧景琰用力回想。

“好吃。”

林殊吃吃地笑着,笑弯了眉眼。

院子里歪着两个大雪人。

林殊说是堆的林帅,谁也看不出来。

萧景琰堆的,是蔺晨。






正月十八,雪停了。

宫中的梅园照例给各宫送梅。

萧景琰挑了一枝红梅,取了前岁的玉壶春瓶,化了雪水。

透亮的玉,殷红的梅。

萧景琰抱着玉瓶,坐在廊下。

呵出的气凝成了水雾。

芷萝宫里是茫茫的白色。





评论
热度(23)

© 峄阳雨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