峄阳雨清

听风听雨 观云观月

【蔺靖】田园将芜(十二)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

………………………………………………………………………………………………

田园将芜(十二)命

手机发文,链接不好弄,前文请戳tag。







贞平十三年初夏。

琅琊山传书,蔺晨离开了金陵。

在外两年多,也是时候回去了。

况且蔺老阁主书信里直言身死,教蔺晨回去奔丧。

蔺晨告诉他时嘴角挂了无奈的笑。

萧景琰却总觉得,他眼底深深的,像是藏了什么。

像是悲戚。

蔺晨只让萧景琰送到西城外河滨。

斜阳远山,迢迢遥遥。






贞平十三年的夏天,好像就在蝉嘶中度过一样。

萧景琰后来回想,也只记得言家生的是个弟弟。

言候而立得子,在金陵也算是大喜事。

言豫津是七月七生的,白得了个乞巧公子的戏称。






八月底,梁帝寿诞。

宫里忙得空气胶着,萧景琰才得了空出来松松气。

林殊一早跟了林帅出去练马术,晋阳姑姑留了萧景琰午膳。

一直到申时,萧景琰才想起去东墙。

小医馆门半掩着。

萧景琰敲门,没人应。





天擦黑,晏老拎了一小坛酒回来时,院里晾晒的药材都盖上了竹席。

萧景琰就在廊下,半伏着睡着了。

晏老看了萧景琰一会儿,叹了口气。

江湖客向来厌恶皇室权贵,皇室最是无情,权贵最是无义。晏老九十多岁了,看淡了,可也不想靠近。

纵使天闹翻了,也不过是换个天罢了。

可晏老看得出来,蔺晨喜欢这个孩子。晏老也不讨厌萧景琰,反而对他存着几分慈爱。

毕竟他还是个孩子。

可难保以后他还能是个孩子。

晏老放下酒坛,坐在廊下,伸手,却没拍醒萧景琰。






蔺晨走之前向晏老托付了萧景琰。

这一次,蔺晨走得太匆忙。

信一拆开,即便蔺晨不说,晏老也能从他眼底的变化摸索出几分意思。

多半是蔺母病情加重了。

“命呐——”晏老悠悠叹了一声。





蔺母命舛,被蔺老阁主救下时,百越毒蛊已浸身多年。

撑到如今也有二十年了。

前些年,应蔺晨所求,晏老还曾去琅琊山,寒医荀珍也在那。

药石罔救。

多半就是今年的事了。

都是命。

萧景琰是命,蔺母是命。

天命难违。






萧景琰被送到了林府。

萧景琰迷迷糊糊醒来时,身上冷的慌。

侧过身,萧景琰哭笑不得。

小祖宗光着胳膊,露在薄被外,搂着被子睡得正香。

萧景琰扯被子无果,给林殊胳膊披了件中衣,穿了外衫起身。

竹苑里常年备着干净的被褥,那里大约可以凑合一晚。






秋初的夜,已有寒意。

竹林里露水重,萧景琰只觉衣角渐湿。

萧景琰拢了外衫,提着灯笼。

风生竹林。

萧景琰突然就想起了蔺晨。

暖黄的灯,衣摆的竹,还有白玉簪。

蔺晨还未曾来过信。

萧景琰突然有点想他了。


评论(3)
热度(25)

© 峄阳雨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