峄阳雨清

听风听雨 观云观月

【蔺靖】田园将芜(九)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

我还是如此絮叨

………………………………………………………………………………………………

田园将芜(九)海市

目录:(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前文请戳链接或tag



午间小憩后,内廷司的小侍来了,说是送今春的新茶。

恰好静嫔去访宸妃,萧景琰一个人在廊下习字。

空气暖熏,净是花和墨的淡香。

“麻烦小公公了。”

萧景琰看那小侍微垂了头,身材颀长,显然不是常来的那位。

“是挺麻烦的。”清亮的声音里带了浅浅笑意。

萧景琰笔尖猛然一顿。



庭内的石楠遮了日光,廊上清清爽爽都是风。

一冬未见,蔺晨瘦了些,更显身颀如竹。

“今春也是挺热的。”蔺晨啜着白水,展了扇摇着。

“好些天未落雨了,天暖。”萧景琰捧了茶盏抿着,“蔺兄可要饮茶?”

“不了,等会我还得出宫去。”

“你是如何进来的?”

蔺晨展了袖,暗绿色的内侍服穿在身上显得略微局促:“似乎不太合身。”

蔺晨这样确实滑稽极了,萧景琰笑了。

蔺晨伸手就掐了萧景琰脸一下。



盛新茶的罐子里没有一叶茶,只有一罐海里零零碎碎的物件。

闵州的春茶,一根不剩,蔺晨说是直接倒在宫墙下了。

“这衣服哪来的啊?”

“送茶的身上扒的。”

“人呢?”

“搁茶叶边上了。”



蔺晨此程去了东海。

东海毗邻大梁东南,接海,水多山多岛多,百族而居,隔山就是一族,隔水就是一州。

南方都是山岭,驿站少得可怜,驿使几乎是双脚来去。

“可惜没有信鸽。”蔺晨扇子摇啊摇,“说起来,信都没人走得快。”




廊外的朱槿开得正盛。

蔺晨拿了冠,散了发,摇着扇子。

两人斜卧着,有一搭没一搭说着东海的趣事。

“东海惠来有海市可观。”

“海市?”

“像登州鬼市一样, 海中忽涌数山,有人有物,听说有人见过故去之人,浮在空中。”

“你见到了吗?”萧景琰抿唇,直直看着蔺晨。

“当然……”蔺晨眯了眼,伸扇敲了萧景琰,“没有。”



萧景琰抬脚要去蹬他。

蔺晨捉住萧景琰的脚,隔了薄薄的云袜戳着脚心。

萧景琰登时就笑翻在了席上。

“放开!”

蔺晨指尖用劲,萧景琰笑着扭了起来,像某一夜独弦琴声中,他在海滩上看见的一条银色的小鱼。



“海市当真是鬼市?”

“有说是蜃蛟吐气造的。”

“蛟?”

“幻影罢了,终究还是要散的。”

“书上记载,说是神迹。”

“神迹,也不过一观而已。”



萧景琰送了蔺晨出了偏门。

晚间斜阳,暖风正熏。

评论(3)
热度(34)

© 峄阳雨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