峄阳雨清

听风听雨 观云观月

【蔺靖】田园将芜(八)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

我总是不更别打我(顶锅盖逃)

依旧还在儿童时期的琰琰。。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

田园将芜(八)尺素寸心

目录:(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前文请戳链接或tag



正月初的时候萧景琰收到了一个玉壶春瓶。

冰玉的瓶子,透亮透亮的,周身散着雪的气息。

信里只有一首诗。

折梅逢驿使,寄去花已落。飘零无所有,聊赠一春壶。

好好的诗被篡改得面目全非的。

萧景琰挑了一枝虬劲的红梅插在瓶里。

冰玉衬了梅越发殷红。






正月下旬时,蔺晨来了信,萧景琰看完蔺晨的丑陋抽象的自画像,细细读了信。

蔺晨说天尚寒,玉瓶里的冰很美。

比水更美。

萧景琰抱了玉瓶盛满了水,放在窗外。

三更的月光下,萧景琰看见了瓶里的冰。

玉一样的颜色啊。






春分将至,日头渐长。

惊蛰二候的时候,太傅出了题来考年前的内容。

年纪大些的里属萧景禹策论最出色。

年纪小些的里,唯有萧景琰的文章被太傅朱批、高挂,给一众皇子公子传阅。

胡子花白的老太傅上奏,夸奖萧景琰“能读圣贤之书,恢大此心,进德修业,入于大贤君子之域,无不可者”云云。

梁帝乐了,吩咐萧景琰开始随萧景禹一起进学。

萧景琰自然高兴,可觉也睡得更少了。






二月初,蔺晨送了一条水色绣了兰草的发带。

湖皱一样的质感。

蔺晨说,上巳那天你的兰花枯了。

绣在发带上,兰花就不会落。

萧景琰回赠了他一盆兰花。

翠色的叶,浅黄的花,窸窸窣窣的香气。






一直到清明,萧景琰没有再收到蔺晨的信。

萧景琰每日依旧早起,习武,温书,进学,骑射。

只是偶尔会想起蔺晨。





静嫔每日也是依旧早起,熬上热汤或是热粥,看了萧景琰习武温书,再去正阳宫请安。

清明时节她又多了一件事——制衣。

衣服是要给萧景禹的。

萧景禹正在窜个子的时候,春袍全都换了新。

内廷司的夏料还没采购,虽说不急,可这天气冷暖不定,夏装春装换着也是常有。

宸妃不善女红,静嫔就揽了活,得了空动动针线。





萧景琰温习着早间的课业,静嫔在一旁缝衣。

灯光摇晃着。

萧景琰把灯朝母亲身旁推了推。

“你照吧。”静嫔手里的针线不停,“再看一会就去休息罢。”

“知道了。”

灯花噼啪轻响。

屋里静静的。

萧景琰突然觉得心里惶然。






“母亲,思念是什么?”

“很难说。”

“很复杂吗?”

“很简单……也很复杂。”

………………………………………………………………………………………………

每次写完都想删却都发上来系列。。。

评论(9)
热度(23)

© 峄阳雨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