峄阳雨清

听风听雨 观云观月

【蔺靖】田园将芜(七)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

借用原小说时间线。

私设蔺靖八岁年龄差。


………………………………………………………………………………………………

田园将芜(七)试马

目录:(一)  (二)  (三)  (四)  (五)  (六)

前文请戳链接





十八日那天,冬阳和暖,萧景琰本来在林府学箭,却被蔺晨偷偷带了出去。


从州桥闹哄哄的市集绕了去,两人一路骑了马狂奔出了新郑门。


“——去哪呀?”萧景琰被箍在蔺晨身前,风吹得张不开眼。


“西城外河滨。” 蔺晨展了斗篷裹住了萧景琰。






绵延起伏的远山染了余晖,浅水枯草,冬日里总归有些萧索的意味。


蔺晨看萧景琰熟门熟路地跳下了马,笑了。


“殿下还没马高。”


萧景琰不理这话,伸手去摸坐骑。


黑马凉凉的鼻子喷着响声儿,主动把马头偎了过来。萧景琰伸手摸了摸它的鬃毛。


“小黑子从来不这么亲近外人。”蔺晨牵了缰绳向树下走,“看来殿下很招他喜欢。”


萧景琰几乎要翻白眼了。


蔺晨栓了马,从马侧的包裹里取出了一双麂皮靴。






“殿下试试,看合脚否。”


“给我的?”


“给殿下的。可惜没有北燕工匠,只能勉强在金陵城里照样子做了一双。”


“烦你费心找人做靴子了。”


“举手之劳,北燕人穿此靴骑射,我想殿下正需要它。”






萧景琰拍了拍小黑子。


小黑子微曲前腿,萧景琰一按马鞍翻身而上。


蔺晨尚未反应过来,只见长鬃飞扬,闪电般跃了出去。


蔺晨脚下一踮,也跟了去。


一个轻似尘,一个利如箭。


飞草擦肩,浅水四溅,马行如流星,腾踏不可羁。





蔺晨放了马去撒欢,两人喝了些水。


一大一小倒在枯草里聊着些有的没的。


下是苍茫的枯黄,上是澄澈的青蓝。


风也柔柔的。





“南下过大庾岭,南雄以南, 家家户户都种茶花,各色各样在墙顶上,能开一年。”


“冬日里不凋吗?”


“那儿天暖,十月还是蚊声如雷。”


“再往南呢?”


“再往南,下了海,听说是昆仑岛。”


“昆仑岛……”


“昆仑奴就是从那里贩来的。”


“听说昆仑奴会飞,疾同鹰隼,他们也会轻功?”


“呵——”





冬月廿八,蔺晨离开了金陵。


冬至三戌祭百神。


腊月初八猎祭,拜神祈福,避灾求祥。


萧景琰收到了蔺晨的信。


面上赫然写着“弟景琰亲启”。


飞扬跋扈的字看得萧景琰呆呆的。


信里洋洋洒洒数百字,论证昆仑奴“瞥若翅翎,疾同鹰隼”所言为虚。另附寄信可往的地址。


萧景琰认认真真写了一封信,誊写过后,吹干了墨水封上。


犹豫了一下,上书“晨兄亲启”。


萧景琰微微笑着。





评论(5)
热度(21)

© 峄阳雨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