峄阳雨清

听风听雨 观云观月

【蔺靖】田园将芜(六)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

借用原小说时间线。

私设蔺靖八岁年龄差。

琰殊友情向。

天哪……我的文风它怎么了……

越写越絮叨,琰琰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呀(T_T)

………………………………………………………………………………………………

田园将芜(六)小酒馆

目录:(一)  (二)  (三)  (四)  (五) 

前文请戳链接






萧景琰渴醒时,在小酒馆的榻上。


屋里炭火暖人。


蔺晨盘坐在窗前,靠着案桌写着什么,窗子半开着,一只白鸽歪着头停在窗棂上。


冬日里的阳光暖暖的照进来,蔺晨声音里都带了暖意。


“醒了?”


“嗯。”


蔺晨卷了纸条,见萧景琰舔着唇,朦朦胧胧未睡醒的样子,软绒绒的一团。








蔺晨放了鸽子,隔了布提了小炉上的茶壶。


“我不喝茶。”


蔺晨提了炭火上的铁壶,倒了一杯清水。


萧景琰就了蔺晨的手慢慢喝着水。


“昨夜殿下醉得厉害,我抱不动了,只能下榻在此。”蔺晨笑得一阵清风拂面,“殿下不会责怪吧。”


萧景琰只当他满口胡言,左耳进右耳出。


抱不动,萧景琰不信。








蔺晨看着小孩正正经经梳发穿衣。


早过了饭点,小酒馆的饭食都冷了,蔺晨干脆带了萧景琰出门觅食。


雪雨夹着下了一夜,地上还是潮的。


蔺晨抱起萧景琰。


“我自己能走。”


“你靴底薄,一会湿了。”


萧景琰低头看蔺晨脚下。


“我这是麂皮鞣制的,防水保暖,入冬时托友人从北燕带的。”


“北燕人都穿?”


“倒也不是——你喜欢?”


“挺好看的。”








冬月里市集还是照开,码头上人来人往。


蔺晨抱了萧景琰,一路从码头往南。


吃了盘兔,煎夹子,滴酥水晶鲙,油端子,坐着站着,一路吃到州桥,已经是申时了。


萧景琰坐在州桥下,鹅梨拿在手里,撑得却吃不下去了。








暴饮暴食,小孩子哪里受得了。


酉时时分,萧景琰开始胃疼,趴在蔺晨肩上闭着眼。


一路跑回酒馆时,萧景琰早就呼吸沉重,脸色青白。


蔺晨施针催吐揉肚子都不见好,叫店家抓了药,连赶着熬了。


来来回回折腾到后半夜,萧景琰脸色才好看些。


初八休息了一整天,晚间脸色正常了萧景琰才敢回宫。


蔺晨买了一提溜山楂糕饼片托人在宫门外给了他。







静嫔看到萧景琰削了两分的脸颊,默默不语,给他盛了碗糯米粥。


明面上不说,背地里难受了好久。


萧景琰松了气。


还好母亲没发现。







林殊不理萧景琰了。


看到萧景琰就把枪舞得飞起,萧景琰怎么逗都不停下。


萧景琰以为是糕点的原因,原样买了一份,没买姜糖。


林殊还是不理。


萧景琰长剑挡住林殊的枪,两人切磋了一下午,汗津津倒躺在地上。








“我的姜糖呢——”


“给蔺公子吃了。”


“好吃吗?”


“不好吃——他吃完了。”


“吃完了?那么难吃的。”


“对呀。”


萧景琰突然想起那滴泪珠。


心里有些忡忡。


评论(5)
热度(27)

© 峄阳雨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