峄阳雨清

听风听雨 观云观月

【蔺靖】田园将芜(五)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

借用原小说时间线。

私设蔺靖八岁年龄差。

人物ooc  更新不定【打我吧

………………………………………………………………………………………………

田园将芜(五)岁末

目录:(一)  (二)  (三)  (四)  (六)







夏末,天依旧热得可怕。


莅阳的肚子越来越大,入秋就是待产期了,可却精神萎靡。


静嫔让萧景琰替她去探望莅阳,萧景琰却只顾看景睿。


小小的一团被莅阳抱在怀里,睁眼瞅着人,咿呀着乱叫。


静嫔问起莅阳的情况,萧景琰只正色道,睿弟不像姑姑。


静嫔点了博山炉里的沉香,看了看萧景琰,静静地笑了。


庭前花影树影杂乱,沉香消了夏末的湿溽。






贞平十二年过得飞快。


冬月初六,金陵城来了第一场雪。


萧景琰立在廊上,呆呆地看院里的石楠。


静嫔在主屋里捣药,一声声听得清楚。


南方的雪总杂着雨,萧景琰等来等去,总是不见石楠叶变白,心里有些想念热得反常的今春。


静嫔屋里的捣药声停了,来了小婢唤萧景琰去屋里喝粥。


“一到岁末,人就容易怀旧。”静嫔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萧景琰捧着粥碗看过去。


“看见下雪,偶生感慨罢了。”


“母亲……我也在怀旧。”


静妃看着萧景琰。


“天冷,再喝一碗暖暖。”







萧景琰看到蔺晨时,是在城东码头边的小酒馆里。


萧景琰下棋输给了林殊。


愿赌服输,萧景琰亲自去城东码头上的张家点心铺买点心。


临走前,林殊还告诉他,一定不要买姜糖。


脆皮麻饼,紫苏饼,花生酥,木樨糕……都是些味道一般的。


张家糖最好吃,萧景琰默默买了一包姜糖。


萧景琰从张家店口的台阶上拾级跳下,路过码头那个略显乱糟糟的小酒馆,看到了蔺晨。










少年倚在案旁,披散了发,一身青袍垂地。


晚间的夕阳照进来,映了那青袍显了嫩嫩的草色。


醉眼朦胧地摇着酒壶,蔺晨微眯了眼,余光扫到萧景琰。


抬腕,仰首,最后一口酒入了喉。


泪从眼角滑了下来,连串地落在衣襟上。


晨间露华凝结在了竹叶上,沿着脉络,顺着纹路滑落。


萧景琰站在不远处,手足无措。


蔺晨微咳了一声,掩面去拭眼角。


大漠来的烧刀子果然烈。


“你怎么哭了……”


萧景琰拆了一包点心。


细细的手指捻了一块糖递到他唇边。


“吃点糖……”






这是蔺晨吃过最难吃的糖。


他吃完了一整包。


林小公子没有等来点心,也没有尝到最讨厌的姜糖。


蔺晨托人去林府送了口信,抱着萧景琰一直逛到天黑,吃了一通果子按酒,又叫了暖锅和果酒。







萧景琰坐在案桌那边,蔺晨坐在这边,隔了暖锅腾腾的热气。


果酒很甜。


萧景琰第一次喝酒,只喝了一盏就醉的厉害,迷迷蒙蒙听着蔺晨讲南游的趣事,听的少,漏的多。


隐隐听到昆仑奴的字眼。


萧景琰下意识抓住蔺晨的衣袖。


会找到的,昆仑奴会找到的。


因为……


你会来找我的。



…………………………………………………………………………………………

爱他就带他吃火锅

评论(3)
热度(20)

© 峄阳雨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