峄阳雨清

听风听雨 观云观月

【蔺靖】田园将芜(四)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

借用原小说时间线。

私设蔺靖八岁年龄差。

人物ooc【打我吧

………………………………………………………………………………………………

田园将芜(四)立夏

目录:(一)  (二)  (三)   (五) (六)


 


 

几场雨一过,天不见凉爽,反而热得反常。

 

谷雨三候不久,萧景琰就病倒了。

 

太医院派人看,直说暑易伤气伤心,七皇子年纪小,易疰夏,需好好歇息。

 

萧景琰就被停了课业,卧床好好休养。



 



 

立夏那天,萧景琰一早起来就被喂了茶。

 

闵州今春进贡的皋卢茶,清热降火,金贵极了,芷萝宫佛小,依例八两,只得了四两。

 

萧景琰才抿了一下,整张脸都皱起来了。

 

苦不堪言。

 

“ 立夏茶, 只饮这一盏就好。”

 

萧景琰皱了眉,就了静嫔的手一口一口啜。

 

静嫔放下茶盏,喂了他一颗果脯,探了脉,吩咐小婢开了窗换换气,又给萧景琰穿了中衣,吩咐晾凉荷叶粥才缓步去正阳宫请安。

 

萧景琰披了外衣,半倚在软枕上,看窗外朱瑾开得正好。



 



 

蔺晨是三候前走的,走的时候只向林帅晋阳道了别。

 

萧景琰知道时,是第二日午后。

 

萧景琰和林殊比划了几下,出了一身的汗。

 

“景琰也不知道啊?”

 

“什么?”

 

“那个瘦猴精走了啊!”林殊拽了衣领,“天太热了……真真快热晕了!”

 

“瘦猴精?”

 

“就是那个抢了我面具的坏人,一直住在后面竹林旁的屋里,昨天走了。”

 

萧景琰沉默了片刻。

 

“那人叫什么?”

 

“什么……嗯……好像姓蔺。”

 

“噢。”

 

终究走了。


 


 

梁帝携百官迎夏归来,开库取冰。

 

翰林司供诸官冰雪,依制领取。

 

内廷司供各宫冰块,大鼎到小鼎不等,厚棉裹了送。

 

萧景琰吃不得冷的,静嫔不太吃冷食,早间便吩咐内廷司送去宸妃宫中,免得到时化了。



 



 

林月瑶见到那一小鼎冰时,恰逢越贵妃来访。

 

越贵妃掩唇笑得眼角上挑。

 

“这静嫔倒也送得出手,依妹妹的品制,哪里就差这点子冰渣。”

 

“领赏去吧。”林月瑶笑着挥袖示意内廷司的下去。

 

“这点冰也就只能做沉香水了。”

 

林月瑶笑得粲然,“还望姐姐不要嫌弃。”


 



 

芷萝宫地偏,来人少,自然幽静。

 

午间天暖,庭内的那株石楠,枝繁叶茂,恰恰挡住了偏房的日头,绿荫满窗。

 

萧景琰握着一卷书,靠着软枕看云。

 

卷卷舒舒,风吹即散,风止即聚。

 

白云苍狗,变幻无常。



 



 

“看什么这么认真。”

 

林殊从石楠树下穿过来,扫了身上的落叶,就势要翻窗。

 

萧景琰惶惶然扔了书,未着鞋袜,翻身下榻去抓林殊。

 

小祖宗嘞。

 

那窗可比他人高呢。

 

来回折腾了几趟,林殊才被萧景琰拉了上来。

 

“你快回榻上去!”一着地,小祖宗就咋呼着要赶萧景琰上榻,“你这光着脚会生病。”

 

“我本来就病着。”

 

“会病得更厉害!”林殊把他往床榻边搡,“静姨会焦心的”。



 



 

林殊给萧景琰带了一个帕子裹着的物件。

 

林殊说,本来不愿意给他的,结果被林帅发现了,被迫来送。

 

“什么啊,神神秘秘的。”

 

“喏。”

 

天青色边角绣竹的帕子,静静躺了一只白玉簪。

 

南阳独山的透水白玉,灯下方见其澄澈的水色。

 

萧景琰伸手触上了云纹。

 

林殊嘟囔着。

 

我不喜欢他。


 

……………………………………………………………………………………………

 

我在这些冰镇饮品中犹豫了好久,最终选择了沉香水,可能名字比较好听

=V=我喜欢白醪凉水

沙糖绿豆、漉梨汁、木瓜汁、卤梅汁、红茶水、椰子酒、姜蜜汁、苦水、紫苏饮、荔枝露水、白醪凉水、梅花酒、金桔团雪泡、沉香水



评论(12)
热度(22)

© 峄阳雨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