峄阳雨清

听风听雨 观云观月

【蔺靖】田园将芜(三)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

借用原小说时间线。

私设蔺靖八岁年龄差。

人物ooc【打我吧

………………………………………………………………………………………………

田园将芜(三)白玉簪

目录:(一)  (二)   (四)  (五) (六)







蔺晨在林府住了下来。

萧景琰也住在了林府。

四岁识字起,萧景琰一得了空就要去林府,也留宿过,这次却不同。

每日照旧习武进学温书,却暗暗期盼能偶遇猗猗绿竹,有意无意总是朝林帅书房去。

即便这样,也不常见他。回廊上擦肩,不及问候,那一抹天青色就转过拐角了。

萧景琰想看他衣角劲瘦的竹随步隐现,看他发间的白玉簪散着温润的光。

有些执着地想见他。








晋阳和衣卧在榻上,听着偏房里的欢闹声,闭了眼微微笑着。

林燮一向睡得晚,晋阳又觉浅,怕扰她睡眠,忙得厉害就会唤人知会一声睡在书房。

珠帘轻轻作响,青衣小婢扶她更衣,转述了林燮的话。

与贤侄夜叙旧事,毋候为夫。

偏房若扰,即唤婢呵斥。

晋阳听了轻笑出声。

小婢拾梳,晋阳握住了她手。

“我自己来。去催催殊儿,赶紧熄灯罢。”








小婢费了一番口舌才熄了灯。

林府的人,凡和小公子打交道的,必有些舌灿莲花的本事。

除了林帅的家法伺候。

可家法伺候也只是说说而已,动手也是少数。

真真小祖宗。








小祖宗们裹在一床被子里,一个床尾,一个床头,咕咕唧唧地说话。

林殊年纪小,胡乱聊了些不明所以的,眼皮就打了几番架。

萧景琰闭了眼,一直听林殊那边呼吸渐平,却怎么也睡不着。

被子里很热,萧景琰蹬了蹬林殊的胳膊,却没得到反应。

月上矮墙,映了疏枝叶影在窗纸上,乱乱地晃着。








蔺晨系了披风,道别林帅,自书房出来。

风生竹林,霜凝露重。

蔺晨拢了拢披风,却见竹林里一豆暖黄色的灯火。

蔺晨勾了嘴角淡淡笑了。

小不点,这么晚了还出来乱晃。








“夜深露重,七殿下可是有心事。”

萧景琰辗转不眠,秉灯夜出,脚下不在意,恍惚间走到这儿,不想能遇见蔺晨,慌乱之下启唇却不知说什么。

蔺晨乐得见他慌乱。

像是羽翼未满的雏鸽,小小的一团窝着,忍不住伸手戳戳,圆圆的葡萄眼立刻慌乱无辜地看过来。

“夜不能寐,出来走走。” 萧景琰提了灯上前几步,正正经经问,“公子不去休息吗?”

“恰要回屋。”

萧景琰只着中衣,一阵风起,打了个颤。

“天寒,公子且早些休息罢。”

“殿下可是时时都不知冷暖?”







蔺晨一手提灯,一手抱了裹得严严实实的萧景琰。

萧景琰突然想起,元夜灯会上,他也是裹着斗篷被这般抱着。

灯光微弱,暖黄色映着蔺晨的衣摆, 劲瘦的竹随步隐现。

萧景琰不敢环他,只按着他的肩,借了月光看他的玉簪。

蔺晨举起灯:“灯下看玉方见纯粹。”

萧景琰脸颊一热:“你怎知我看你的玉?”

“殿下的脸都快贴到我脸上了。”








蔺晨拆了发髻,发丝微乱地散着。

萧景琰握着玉簪,抚过簪尾的云纹。

“皇长兄说,十五岁,才可用玉束发。”

小孩伸臂环了蔺晨:“十五岁还有很久。”

“殿下很想长大吗?”蔺晨垂了灯,放慢了步伐。

“嗯!”








长大就能和兄长并肩而立,护国卫家。

许大梁太平,子民安乐。





评论(9)
热度(31)

© 峄阳雨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