峄阳雨清

听风听雨 观云观月

【蔺靖】田园将芜(二)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

借用原小说时间线。

私设蔺靖八岁年龄差。

更新不定【打我吧

………………………………………………………………………………………………

田园将芜(二)上巳

目录:(一)  (三)  (四)  (五) (六)



入春以后,萧景琰越发忙了。


每日四更起身练武,待报晓后,去母亲屋里用了早膳再去进学,午后再去萧景禹那儿温书习字。


萧景琰似是自得其乐,只是静嫔总担心他觉不够,午间看着他小憩才放心。


林殊也不见了人影,捎信问候静姨,歪七扭八的字勉强看出是随林帅学枪法了。除却清明踏春时见的面,萧景琰见他的次数屈指可数。


春气回野时,每天嗅到的气味都不同,一天一天愈发热闹。


可是心里总感觉空落落的。









三月上巳。


祭祀宴饮,岁时祓除。


春服既成,佩兰衅浴。








祭祀前须斋戒,斋戒须用兰汤熏香。


宫里的兰草都是内廷司供的。


芷萝殿前倒是有一小片兰草,可惜早就成了兰草包子。


祭祀结束,日已偏西,萧景琰来不及和母亲说一声,就被等候多时的林殊拉走了。








萧景琰尚未束发,只用发带绑着,兰花别在发间。


小殊嚷嚷着兰花总是滑下来,不肯别在头上,只拿在手里。


男男女女倾城而出, 在河滨衅浴消灾。


消灾是假,猎艳却是真的。







本打算猎艳的林小公子扑了场空,鼓了嘴佯装生气。


“都是景琰慢吞吞的,不然早就来了。”


萧景琰无视他,挽了裤脚站在水里撩水洗手。


暮春的水微暖,但傍晚的天却有点凉。


林殊嘟嘟囔囔抱怨着蹚下了水。


萧景琰勾了嘴角。








预料之中的一抔水泼了过来。


萧景琰躲开水,大笑着回头,衣摆兜了水顺势泼了林殊一脸。


林小公子愣是给泼懵了。


“你使诈!”


“兵不厌诈。”









天色暗了,远山连绵处还隐隐能见落日余晖。


夜风渐大,湿衣服黏在身上刺骨的冷。


萧景琰和林殊盘算着拾柴生火烤干衣服,点了半天都不见火星,终究是湿着回了林府。


林府上下一共那么十几号人,人人都焦头烂额。









蔺晨一了手头的事,便依父命备礼访林府。


晚间刚至,不及呈礼,林府就是一阵混乱。


林帅低声骂了句小祖宗,急急起身。


 
蔺晨虽爱看热闹,却也不敢表现得忒明显,默默随了林帅去看那个从不消停的林小公子。






萧景琰脱了只剩亵绔,裹了暖衾,坐在晋阳里屋榻上打颤,林殊则狼狈不堪地抱着汤婆子团在晋阳怀里抖。


院门口好一阵喧闹,隐隐听到林帅的声音。


大约是要家法伺候什么的。


萧景琰恰好抬头,众人之中,偏偏看进了含笑的桃花潭水。


白玉束发,水色长衫, 衣摆依旧绣了劲瘦的翠竹。


丰神如玉,容仪似竹。


蔺晨嘴角噙了笑,转瞬便逝。


萧景琰一刹化烟成雾。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瑟兮僩兮,赫兮咺兮。

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评论(6)
热度(25)

© 峄阳雨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