峄阳雨清

听风听雨 观云观月

【蔺靖】田园将芜(一)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

借用原小说时间线,电视剧版的时间线太乱。

私设蔺靖八岁年龄差。

更新不定【打我吧

………………………………………………………………………………………………

田园将芜 (一)  上元节

目录: (二)  (三)  (四)  (五) (六)



梁俗,十三试灯,十八落灯,正月十五闹元宵。

花灯一落,年就过了。






金陵灯市,向来评事街以南最盛。

贞平十二年上元夜,灯会和往年一样热闹。

火树银花,锣鼓喧天,有人放烟花,映亮了一片天。

八岁的七皇子和六岁的林小公子,翻了林府的高墙,买了一样的昆仑奴面具,看了猴戏,放了两盏莲灯,在花灯最盛处被舞龙队挤散了。

舞龙的一路敲敲打打地过了去,带去了一波人潮。

萧景琰紧紧攥着面具一角。

全是人,黑鸦鸦一片。

茫茫人海,哪里去寻另一个昆仑奴面具。







“你在找人。”

月白色长衫,衣摆绣了劲瘦的翠竹。少年背光而立,柔和的灯火映着脸,笑得一派气定神闲。

萧景琰心颤了一下,忽的想到了太傅教的话来。

丰神如玉,见之忘俗。

“我在找昆仑奴。”

小孩眸子里似有灯火。

“昆仑奴只是面具,面具下的脸有千张万张,怎么找得尽。”

“一定能找到。”

少年揣了手,指尖轻触宽袖里的昆仑奴面具。

啧……

倔小孩。

“我帮小公子找,如何?”






睡着的小孩裹在斗篷里,被蔺晨抱着送回了林府。

宫里来的人抱走萧景琰后,叔侄二人月下小饮。

“当真是劳烦世侄了。”

“小子路上偶遇殊弟,举手之劳,林伯伯过谦了。”

一壶酒还未尽,蔺晨起身作别。

林帅很内疚。

世侄游历过此,忙到夜半,未受什么款待就要离开。

林帅又很担忧。

万一出事可如何是好——还好景琰找到了。

活罪难逃,节没过完,林殊就结结实实挨了一顿板子。

罪名为教唆兄长。






萧景琰去看了林殊的屁股,带了母妃做的糯米团子。

林帅雷声大雨点小,做给人看的。

只是红得厉害,肿都没肿。

“母亲已经帮我教训过父帅了。”

林殊趴在床上笑嘻嘻去够他手里的糯米团子。

萧景琰想告诉他昆仑奴的事,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就在这功夫,林殊吃光了全部的赤豆桂花团子。





“小殊,你的昆仑奴呢?”

“面具?被一个瘦猴精抢走了!”

“瘦猴精是什么?”

“又瘦又猴精的坏人!”





正月十七的晚上,萧景琰认认真真看了评事街南的灯,认认真真吃了晋阳姑姑做的浮元子,赤豆桂花馅的。

晋阳姑姑房里点的是明角白琉璃方灯,一共四盏,散着白玉一样的光,朦朦胧胧,温温柔柔,静静立在外室四角。

屋内的火盆暖人,萧景琰脱了薄袄,窝在案前,含了匙盯着一盏出神。

萧景琰想到了少年呵出的淡淡白气。



浮元子吃过了。

灯也落了。

年,就这样过去了。



评论(7)
热度(33)

© 峄阳雨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