峄阳雨清

听风听雨 观云观月

【随手写】春困

随手记,就是日常。

我就拖沓无聊这点本事了。

…………………………………………………………………………………

清明刚入三候,就接连下了两场雨。

解了前几日的炎热,空气里都泛着沁凉。

轻沙走马,不起尘土。

蔺晨和萧景琰在一条小船上蜗居了一个冬天,受不了春暖,启程回琅琊山。

风带着湿润的水汽窜进帘中,萧景琰随着马车的颠簸微闭着眼。

“倦了就靠着我眯一会。”蔺晨放了手里的书,揉了揉眼。

“我倒是不困,看你像是要睡了。”

蔺晨笑了,拽了萧景琰衣袖作势枕过去:“是困了,我可靠着你了啊。”

“闹什么。”萧景琰轻推蔺晨的脑袋,“困了就稍稍休息一下。”

蔺晨微靠萧景琰,倒也不闭眼,指腹摩着萧景琰袖角的暗纹。

空气潮润润地缠绕在呼吸之间,两人静默了好久。

“怎么不睡?”萧景琰侧了头垂了眼看他。

“不困。”蔺晨从萧景琰肩上向下滑,萧景琰伸手托住他的头,“你怎么不睡?”

蔺晨转了转头:“一下子不困了。”

“别动来动去。”萧景琰戳了戳蔺晨的发旋。

蔺晨又转了转头。

萧景琰突然察觉,似乎蔺晨又要犯病了。

微微一笑,猛得撤了手。

蔺晨一只手臂够了过去,堪堪挂住:“越来越没良心了。”

“太重,托不动。”

“嘿!万一我磕着哪呢。”

萧景琰低头看着挂在他脖子上的蔺晨:“你能磕着?”

“你就忍心我磕着?”

“忍心。”

“嘿。”

“困吗?”

“不困。”

“那就起来,我困了。”

“哦。”

软草平莎,雨后新新。

春困又来时。

蔺晨抚开萧景琰散落在颊边的一绺发,打了个呵欠。

他也困了。

揣了手,蔺晨蹭着萧景琰闭了眼。




……………………………………………………………………………

春来意何如,一刹困成汪。

评论(2)
热度(8)

© 峄阳雨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