峄阳雨清

听风听雨 观云观月

【蔺靖】白水·茶·酒



少年时,萧景琰不喝茶,总是喝白水。

加勺桂花蜜。

不加也行。

有母妃的茶点就好。





赤焰一案,洪水般卷走了兄长挚友,埋没了言笑晏晏鲜衣怒马,把他变成了不苟言笑的靖王。

像是一盏白水,自此一切了无余味。



蔺晨喜酒。

蔺晨还喜茶。

一壶笑看人间,一盏静观歌哭。

活得如云潇洒,如月透彻,如风肆意。

萧景琰觉得蔺晨向他的白水里撒了一大把调味料。

“原来靖王殿下有这等怪癖。”




案上摊着荆江洪涝民间叛乱的奏章。

朝廷那五十万两赈款白拨了!都到狗肚里了!

萧景琰气的手抖,要去捧案边的茶盏。

蔺晨拿起酒盏递了去。

“我替你去,喝完好去休息。”

逝将去汝,适彼乐土。




酒壶翻在席前。

萧景琰也翻在席前。

一个缠绵的吻,蔺晨长指轻动,解开了绣龙纹的腰封。





雪停风静。

江天之间唯一舟。

蔺晨盘坐在炉前手执一卷。

萧景琰侧卧榻上小憩。

炉上酒正沸。






不知什么时候起,蔺晨也喝白水了。

“再加勺桂花蜜。”

“不能再加了。”

“一勺,就一勺。”

木勺平平挑了一勺蜜。

“少吃些。”

……………………………………………………………………………

暗暗黑了鸽主一把,似乎不够有力【摸下巴】

评论(6)
热度(33)

© 峄阳雨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