峄阳雨清

听风听雨 观云观月

【蔺靖】一辆破车

其实是想开一辆蔺靖婴儿车

最后失败到只撸出了一点设定和一段破车(-ι_- )

设定是 卧底阁主和警官琰,卧底是警官的房客。故事就是卧底在两重身份间偏离,警官帮他寻找自我并攻略(XD)的故事。
按想法车大概很多(然鹅懒癌上身),写的一段是卧底准备玉碎前向警官摊牌的一段。

好久不写文了见谅

…………………………………………………………

雨夜闷热潮湿。

空调吱呀着吹着残破的微凉。

死一样的沉寂。

萧景琰只感觉身上黏糊糊地粘着藤席。

他支肘撑起上身,望向窗口明灭的烟。

流光把昏黄的路灯搅得潮湿,窗外墙壁水管漏着水,噼里啪啦砸在楼下蓝色铁皮顶上。

蔺晨就站在窗口,背微微弯着,佝偻地藏着疲态。

他的肩膊汗湿地微亮。

萧景琰看着,突然生出狠狠的恨意。

像是咬上去吞噬入骨的恨意。

他就这么做了。

蔺晨被萧景琰一把扯了过来。

肩膀上传来刺痛感时,蔺晨突然笑了。

就像平日里那样,轻轻地,带着点清亮的尾声扬起。

嘴里是苦涩的味道,萧景琰鼻头发酸,就像是曾经在海里呛了水,刺激了抑制不住的泪水。

深水吞没包围了萧景琰,眼前都是晃荡着的水光。

萧景琰伏在蔺晨肩头,叼着蔺晨的肩,把哭泣声吞咽了回去。

蔺晨摩挲着他湿润的下巴,慢慢抬起。

他的小鸽子,呜呜咽咽在他掌中哭得一塌糊涂。

烟头燎到了指尖,烫地蔺晨钻心得疼。

唇齿贴近时已然分不清谁在颤抖。

风急浪涌。

小木船被掀翻在海里,颠簸地晃了心神。

汗水混着泪水从鬓角过了耳垂被柔软地舐去,喘息声蒙着一层咸咸的湿气。

巨浪拍来,淹没的一瞬窒息的空白,他环着他的肩,沙哑地压抑成怪异的音色。

你选的。

不要死。

蔺晨捧着他的脸,看着他潮湿的圆眼,虔诚地吻着。

不会的。

不会的。

评论(2)
热度(6)

© 峄阳雨清 | Powered by LOFTER